陳子昂
朝代: [唐代]
陳子昂(約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學家,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漢族,梓州射洪(今屬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遺,後世稱為陳拾遺。光宅進士,歷仕武則天朝麟臺正字、右拾遺。解職歸鄉後受人所害,憂憤而死。其存詩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詩38首,《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臺歌》。
軼事典故:伯玉毀琴

作者:佚名
有一年,陳子昂離開家鄉來到京城長安,雖然他胸藏錦繡,才華橫溢,卻無人賞識。這天,陳子昂在街上閒遊,忽然看見一位老者在街邊吆喝:“上好的銅琴,知音者快來買呀!”陳子昂便走過去,看看這把琴確實是好琴,便對老者說:“老伯,我想買這把琴,你老出個價吧……”老者把陳子昂打量一番後說:“先生果真想買這把琴嗎?我看先生舉止不俗,定非尋常之輩,實話對你說,別人買不能少於三千錢,先生若買就兩千錢吧。只要這把琴尋到真正知音之人,能夠物盡其用,老朽也就心安了……”其實,一把琴兩千錢在當時也是天價了,陳子昂卻毫不猶豫的將琴買下了。圍觀的人見這位書生花這麼多錢買了一把琴,都覺得這“琴”、這“人”都有些不凡!陳子昂看看眾人說:“在下陳子昂,略通琴技,明天我要在寓所宣德里為大家演奏,敬請各位蒞臨……”
這件事很快就傳開了,第二天一早,很多人都來聽琴,其中不乏文人騷客,各界名流。
陳子昂抱琴出場,對觀者抱拳一揖道:“感謝各位捧場,但我陳子昂彈琴是假,摔琴是真!”話音剛落,陳子昂將琴高高舉起當眾“啪”地往地上一摔,立刻絃斷琴碎,把眾人驚得個個目瞪口呆!陳子昂朗聲笑道:“我陳子昂自幼刻苦讀書,經史子集爛熟在心,詩詞歌賦,長文短句,件件做得用心,但我卻處處遭人冷遇。今日借摔琴之由讓眾位讀一讀我的詩文,這才是我的真正目的……”陳子昂說罷,從箱子裡取出大疊詩詞文稿,分發給在場的人。在場的一些名流看了陳子昂的詩文後,個個感嘆不已,這—首首詩、一篇篇文章果然字字珠磯,精美絕倫!
於是,陳子昂的名字和他的錦繡詩文便在京城傳開了!從此,陳子昂的住所每日來訪者絡繹不絕,後來,陳子昂的詩名傳到了朝廷那裡,使這位才華出眾的詩人終於得到了重用。
生平

作者:佚名
陳子昂(約659年-700年,一說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屬四川遂寧)人,初唐詩人,詩歌革新家。睿宗文明元年(684年)進士。因上書言事被武后賞識,授麟臺正字。曾多次上書論政事,官至右拾遺。
陳子昂幼而聰穎,少而任俠,年十七、八,尚不知書。後因擊劍傷人,始棄武從文,慨然立志,謝絕舊友,深鑽經史,不幾年便學涉百家,不讓乃父。高宗調露元年(679年),懷經緯之才的陳子昂,出三峽,北上長安,進入當時的最高學府國子監學習,並參加了第二年科舉考試。落第後還鄉。回故里金華山研讀,“數年之間,經史百家,罔不賅覽。尤善屬文,雅有相如、子云之風骨”,為他後來革新文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永淳元年(682年),學有所成的陳子昂,再次入京應試,仍不為人知。適一人賣胡琴,索價百萬,豪貴圍觀,莫敢問津,陳子昂擠進人群,出千緡買之。並於次日在長安宣陽裡宴會豪貴,捧琴感嘆:“蜀人陳子昂,有文百軸,不為人知,此樂賤工之樂,豈宜留心。”話完即碎琴遍發詩文給與會者。其時京兆司功王適讀後,驚歎曰:“此人必為海內文宗矣!”一時帝京斐然矚目。不久應試得中進士,但因其文“歷抵群公”,得罪權貴,不為所用。不久唐高宗病逝於洛陽,武則天執掌朝政,議遷梓宮歸葬幹 陵。陳子昂聞後,上書闕下加以諫阻,武則天看後,嘆其才,授以麟臺正字,旋遷右拾遺。
青年時期,他任俠使氣,政治熱情很高,“感時思報國,拔劍起蒿萊。”十七、八歲開始折節讀書,二十一歲入京,唐睿宗文明元年(684年)二十四歲中進士,為武則天所賞識,任麟臺正字,後升為右拾遺。而後隨武攸宜東征契丹,反對外族統治者製造分裂的戰爭,多次進諫,未被採納,卻被斥降職。其時,他寫下許多詩篇,反映邊地人民的痛苦,抒發報國壯志無法實現的悲憤。東征之後,辭官回鄉,後被人陷害,冤死獄中,年僅四十二歲。今存《陳伯玉集》。
陳子昂生活於唐高宗和武則天時代,其主要政治活動是在武則天時期。這是一個承前啟後的重要時期,上承貞觀、永徵,下啟開元、天寶,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期。這一時期是由一個能幹而又野心勃勃的女人統治,她的夢想是當一個女皇帝,這在一個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是很難實現的。武則天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克服了重重阻礙。她一掌權,就開始打擊關隴貴族,扶持庶族地主勢力,為他們打開了入朝做官的大門。而且,她還不拘一格,廣開才路,大刀闊斧地破格提拔人才,以鞏固自己的統治。這也給地位低微的陳子昂提供了一個機遇,使他有機會進入仕途,登上政治舞臺。所以,陳子昂對武則天是忠心耿耿,堅決擁護武則天稱帝。
武則天時期是在文學上醞釀著變革的一個重要時期。唐朝以前的文學多追求形式和技巧,脫離現實,內容貧乏,文風浮糜。而唐初,由於六朝詩風相沿已久,積習已深,再加初唐百年間政治穩定,經濟發展,統治階級日趨荒淫享樂,他們需要一批御用文人來替他們歌功頌德,粉飾太平。這樣,助長了浮糜文風的發展。這期間,雖有駱賓王)等有識之士指出弊病,並在內容和形式上作過一些改革,但這些改革是不夠徹底的。時代呼喚徹底的改革者,陳子昂異軍突起,從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為唐詩的繁榮和發展開闢了一條嶄新的道路。
陳子昂在政治上曾針對時弊,提過一些改革的建議。在文學方面針對初唐的浮豔詩風,力主恢復漢魏風骨,反對齊、梁以來的形式主義文風。他自己的創作,如《登幽州臺歌》、《感遇》等共三十八首詩,風格樸質而明朗,格調蒼涼激越,標誌著初唐詩風的轉變。
有《陳子昂集》,事見《舊唐書》卷一九○中、《新唐書》卷一○七有傳。
歷史評價

作者:佚名
是陳子昂由故鄉東行入京,在襄州樂鄉縣留宿時所寫的一首抒發羈旅之情的五律.顧璘曰:“無句法,無字法,天然之妙”。陳子昂繼四傑之後,以更堅決的態度起來反對齊梁詩風的統治,在理論和創作實踐上都表現了鮮明的創造革新精神。陳子昂的思想是很複雜的,他既好縱橫任俠,又好佛老神仙,但儒家兼善天下的精神,仍然是他思想的主導方面。從他的許多政論奏疏中,我們可以看到他洞察國家安危的遠見,關懷人民疾苦的熱情。例如在《上蜀川安危事》的奏疏中,他曾經對諸羌的進犯感到憂慮,對蜀川人民“失業”、“逃亡”深表同情,對“官人貪暴”、“侵漁”、“剝奪”百姓的罪惡加以憤慨的指責。《資治通鑑》引用他的奏疏、政論有四、五處之多。王夫之《讀通鑑論》認為陳子昂“非但文士之選”,而且是“大臣”之材,這是完全正確的。他的政治熱情是他從事詩歌革新的動力。
陳子昂在著名的《修竹篇序》裡,曾經提出了詩歌革新的正面主張:東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漢魏風骨,晉宋莫傳,然而文獻有可徵者。僕嘗暇時觀齊梁間詩,彩麗競繁,而興寄都絕,每以永嘆,思古人,常恐逶迤頹靡,風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於解三處見明公《詠孤桐篇》,骨氣端翔,音情頓挫,光英朗練,有金石聲。遂用洗心飾視,發揮幽鬱。不圖正始之音,復睹於茲;可使建安作者,相視而笑。…… 在唐詩發展史上,陳子昂這篇短文好像一篇宣言,標誌著唐代詩風的革新和轉變。我們知道,王勃反對龍朔前後的宮廷詩風,也指責他們是“骨氣都盡,剛健不聞”。陳子昂繼承了他們的主張,一針見血地指出初唐宮廷詩人們所奉為偶像的齊梁詩風是“彩麗競繁,而興寄都絕”,指出了“風雅興寄”和“漢魏風骨”的光輝傳統作為創作的先驅榜樣,在倡導復古的旗幟下實現詩歌內容的真正革新。態度很堅決,旗幟很鮮明,號召很有力量。“興寄”和“風骨”都是關係著詩歌生命的首要問題。“興寄”的實質是要求詩歌發揚批判現實的傳統,要求詩歌有鮮明的政治傾向。“風骨”的實質是要求詩歌有高尚充沛的思想感情,有剛健充實的現實內容。從當時情況來說,只有實現內容的真正革新,才能使詩歌負起時代的使命。同時,我們還應該看到,由於“初唐四傑”等詩人的積極努力,新風格的唐詩已經出現,沿襲齊梁的宮廷詩風已經越來越為人們所不滿,詩歌革新的時機更加成熟了。陳子昂的革新主張在這個時候提出,不僅有理論的意義,而且富有實踐的意義;不僅抨擊了陳腐的詩風,而且還為當時正在萌芽成長的新詩人、新詩風開闢道路。
陳子昂的詩歌創作,鮮明有力地體現了他的革新主張。《感遇詩》三十八首,正是表現這種革新精神的主要作品。這些詩並不是同時之作,有的諷刺現實、感慨時事,有的感懷身世、抒發理想。內容廣闊豐富,思想也矛盾複雜。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那些現實性很強的邊塞詩,例如:朝入雲中郡,北望單于臺。胡秦何密邇,沙朔氣雄哉!籍籍天驕子,猖狂已復來。塞垣無名將,亭堠空崔嵬。咄嗟吾何嘆,邊人塗草萊。 這是他從徵塞北時的作品,詩中對將帥無能,使邊民不斷遭受胡人侵害的現實,深表憤慨。在從徵幽州時所寫的“朔風吹海樹”一篇中,又對邊塞將士的愛國熱情遭到壓抑表示深刻的同情。
“丁亥歲雲暮”一篇更明白地揭發了武后開蜀山取道襲擊吐蕃的窮兵黷武的舉動。這些內容都初步突破了泛擬古題的邊塞詩傳統風氣。他對武后內政方面的弊端也有所諷刺。在“聖人不利己”一詩裡,他指責了武后雕制佛像、建造佛寺,浪費人力物力的佞佛行為。在“貴人難得意”一詩裡,他更勇敢地諷刺了武后對待臣下時而信任、時而殺戮的作風。從這些現實性很強的詩篇中,我們清晰地看到他的政治抱負和他的詩歌革新主張有著密切的內在聯繫。他的那些感懷身世的詩,也寫得很動人:蘭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幽獨空林色,朱蕤冒紫莖。遲遲白日晚,嫋嫋秋風生。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這裡,美好理想無法實現的深沉的苦悶,借楚辭草木零落、美人遲暮的意境,宛轉蘊藉地表現出來。但是,他這種苦悶,在不同的時間境遇之下,又轉為憤激慷慨之音。如: 本為貴公子,平生實愛才。感到思報國,拔劍起蒿萊。西馳丁零塞,北上單于臺。登山見千里,懷古心悠哉!誰言未忘禍,磨滅成塵埃。
《感遇詩》裡也有一些嘆息人生禍福無常,讚美隱逸求仙,發揮佛老玄理的作品,例如“市人矜巧智”、“玄天幽且默”等篇,都有濃厚的佛老消極思想。
《登幽州臺歌》和《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七首也是他傑出的代表作。這幾首詩是他隨建安王武攸宜出征契丹的時候寫的。盧藏用《陳氏別傳》說:子昂體弱多疾,感激忠義,常欲奮身以答國士。自以官在近侍,又參預軍謀,不可見危而惜身苟容。他日又進諫,言甚切至,建安謝絕之,乃署以軍曹。子昂知不合,因箝默下列,但兼掌書記而已。因登薊北樓,感昔樂土、燕昭之事,賦詩數首。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時人莫不知也。 他在《薊丘覽古》中,曾經歌頌了禮賢下士、知人善任的燕昭王、燕太子,感激知遇、乘時立功的樂毅、郭隗等歷史人物。俯仰今古,瞻望未來,他更深刻地體驗到生不逢時、理想無法實現的痛苦和悲哀,也更深刻地體會了古往今來許多仁人志士在困扼境遇中激憤不平的崇高感情。也正是這種不可遏止的理想和激情,使他唱出了這首浪漫主義的《登幽州臺歌》。儘管由於歷史條件的限制,他的苦悶無法解決,使這首詩的情調顯得相當孤獨。但是,也正是這首詩,在當時和後代得到無數讀者的深刻同情,盧藏用說這首詩“時人莫不知也”,就是有力的證明。這不愧是齊梁以來兩百多年中沒有聽到過的洪鐘巨響。
陳子昂的律詩比較少,但是象《度荊門望楚》,也是初唐律詩中的佳作:遙遙去巫峽,望望下章臺。巴國山川盡,荊門煙霧開。城分蒼野外,樹斷白雲隈。今日狂歌客,誰知入楚來。 詩人用氣勢流暢的筆調,寫出了他初次離蜀途中所見的巴楚壯麗山川。風格和其他詩人是有所不同的。
陳子昂仰慕“建安作者”和“正始之音”,他的詩受建安、正始詩人影響較深。唐阮籍相似。此外如《燕昭王》乃至《登幽州臺歌》等,和阮詩“駕言發魏都”、“獨坐空堂上”等詩也有意境相通之處。而“丁亥歲雲暮”、“本為貴公子”、“朔風吹海樹”、“蒼蒼丁零塞”等邊塞詩,則和建安詩中“梗概而多氣”的寫時事之作比較接近。他的詩中,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同時存在。那些現實主義的作品,有的敘事慷慨沉痛,有的還兼有政論鋒芒。那些偏於抒發理想之作,有的寄興幽婉,有的又激情奔放,這又是浪漫主義的不同表現。總的來說,他的詩風格並不完全統一。
當然,陳子昂的詩在藝術上也存在一些缺點。他對漢魏南北朝的樂府民歌學習得不夠。對七言詩這種新形式也不重視,集中竟沒有一首七言詩(注:只蜀刻本《陳子昂先生全集》有《楊柳枝》七絕一首,真偽難定。)。《感遇詩》中甚至還有一些作品受玄言詩影響,讀起來有些枯燥乏味。但是,他的全部詩作絕沒有一點齊梁浮豔的氣息,這是更難能可貴的。 總之,他是唐詩開創時期在詩歌革新的理論和實踐上都有重大功績的詩人,李白《古風》的創作,李白繼承他以復古為革新的理論,進一步完成唐詩革新的歷史任務,更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陳子昂在散文革新上也是有功績的。他文集中雖然也還有一些駢文,但那些對策、奏疏,都用的是比較樸實暢達的古代散文,這在唐代,也是開風氣之先。所以唐代古文家蕭穎士、梁肅、韓愈都對他這方面的努力有較高的評價。
相關事件

作者:佚名
(一)
陳子昂其詩風骨崢嶸,寓意深遠,蒼勁有力,有《陳伯玉集》傳世。陳子昂青少年時家庭較富裕,輕財好施,慷慨任俠。成年後始發憤攻讀,博覽群書,擅長寫作。同時關心國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樹。24歲時舉進士,官麟臺正字,後升右拾遺,直言敢諫。時元好問《論詩絕句》也雲:“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梁。論功若準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都中肯地評價了他作為唐詩革新先驅者的巨大貢獻。但他的部分詩篇,還存在著語言比較枯燥、形象不夠鮮明的缺點。
(二)
父親的去世,給陳子昂以莫大的打擊,然而,更大的打擊還在後面。陳子昂老家所在的射洪縣縣令段簡是個貪得無厭的小人,他聽說陳家錢財富足,就心生歹意,圖謀勒索。陳子昂家人給縣令送去了20萬緡,尚不能滿足段簡的胃口,沒有滿足的段簡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陳子昂打入了南監。
據說,陳子昂在獄中曾經自己給自己卜過一卦,卦相大凶,陳子昂驚曰:“天命不佑,吾殆死乎!”不久,他果然死在獄中,時年42歲。
這是《唐書》上的記載,但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一直到死,陳子昂都是未解職的朝廷諫官,不知當地縣令的“勇氣”何來,居然敢敲詐“國家工作人員”,以至於讓陳子昂冤死獄中,這一直是一個謎。後來,有人說是因為陳子昂在朝做官時曾開罪於武三思,所以武三思才指示當地的縣令如此折磨陳子昂。這似乎也不太好理解,因為武三思如果想收拾陳子昂,根本用不著搞得這麼複雜。
不論怎樣,陳子昂就這樣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蓋棺論定,新、舊《唐書》給予他的一致評價是“褊躁無威儀”。所謂“褊”,意即狹小、狹隘;所謂“躁”,意即性急。“褊躁”用在陳子昂身上,也許比較合適。
陳子昂的一生其實就是褊躁的一生,從自我炒作,到大拍武則天馬屁,其實都是陳子昂褊躁的表現。但是,陳子昂卻有一件十分得意的事情,此事載於《唐書》之中。
某日,武則天治下發生了一樁轟動一時的謀殺案。被殺者是御史大夫趙師韞,他在外出公幹途中被人殺死於一家驛站。凶手是同州下邽(今陝西渭南)人徐元慶,當時徐的身份是該驛站裡的一名服務人員。刁民殺高官,這顯然具有十足的爆炸性,整個帝國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了。
為什麼這個小服務員要殺害朝廷要員呢?標準答案是徐元慶為父報仇。原來,趙師韞曾任下邽縣尉,我們知道,縣尉在古代是縣令的屬官,專司當地的治安工作。徐元慶的父親因為犯罪被趙師韞正法。不久,趙師韞升任京官。徐元慶為報殺父之仇,隱姓埋名,到一家驛站做起了服務員。因為他心裡清楚,這是他可以接近趙師韞的唯一方法。終於有一天,趙師韞為公事出差來到了徐元慶所在的驛站,徐元慶抓住機會,乾淨利落地幹掉了趙師韞,報了殺父之仇。
徐元慶到底是孝子還是凶犯,該殺還是該予以表彰,這在當時引發了激烈的爭論。當時佔上風的觀點是,徐元慶應該受到表彰,至少應該予以無罪釋放,因為徐元慶是為了替父報仇才走上了殺人的道路。因此,儘管徐元慶殺了人,但他殺人的動機高尚,出發點良好,在講究以德治國的大背景下,朝廷應該赦免徐元慶的罪行。
就在此事將要以這樣的結果落下帷幕之時,陳子昂力排眾議,寫下了一篇《復仇議》,他在文章中說:“今儻義元慶之節,廢國之刑,將為後圖,政必多難;則元慶之罪,不可廢也。何者?人必有子,子必有親,親親相讎,其亂誰救?故聖人作始,必圖其終,非一朝一夕之故,所以全其政也。故曰:‘信人之義,其政不行。’且夫以私義而害公法,仁者不為;以公法而徇私節,王道不設。元慶之所以仁高振古,義伏當時,以其能忘生而及於德也。今若釋元慶之罪以利其生,是奪其德而虧其義;非所謂殺身成仁,全死無生之節也。如臣等所見,謂宜正國之法,置之以刑,然後旌其閭墓,嘉其徽烈,可使天下直道而行。”陳子昂的意思很清楚,徐元慶謀殺之罪,案情清楚,按照唐律當然毫無爭議地應該判處死刑,只有判處死刑才能體現法律的嚴肅性。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上看,徐元慶這樣做卻是為父親報仇,是對父親的一片孝心才讓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他將殺父的仇恨記在心間,誓與仇人不共戴天,其孝心感天動地,足以令日月變色。因此,陳子昂建議在對徐元慶處以極刑之後還應為他舉行盛大的表彰會,以頌揚他的一片孝心。陳子昂的建議巧妙地解決了“禮”與“法”的衝突,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最後徐元慶案也就按照陳子昂的建議給了結了。
事情得以如此圓滿地解決,陳子昂難免得意揚揚,他順理成章地要求:有必要將我的《復仇議》“編之於令,永為國典”。陳子昂的要求最後也得到了滿足。然而,幾十年後,陳子昂的《復仇議》就被柳宗元給抓住了把柄。柳宗元認為陳子昂邏輯混亂,大腦不清。柳宗元開宗明義地說:毫不懷疑,陳子昂的建議是完全錯誤的。那麼,為什麼?柳宗元條分縷析地說:徐元慶一案的要點在於徐元慶的父親是否真的有罪,如果徐元慶的父親有罪,那麼被縣尉正法就是罪有應得,父親有罪被誅而徐元慶卻執意為父報仇,謀殺朝廷命官就是十惡不赦的大罪,殺之是題中應有之義;反之,如果徐元慶的父親死於無罪,趙師韞就涉嫌草菅人命,這樣的惡官被徐元慶殺掉也就毫不足惜,徐元慶的行為在客觀上也就是為國除害,徐元慶不但不應被殺,而且還應予以表彰;徐元慶要麼有罪,要麼無罪,二者只能居其一,一個人決不可能像陳子昂所分析的那樣既有罪又無罪。柳宗元因而斷定,陳子昂的分析看似滴水不漏,實則精神分裂,其本質是核心價值觀念的多元論,陳子昂的建議最終也只能擾亂人心,讓人無所依從。就這樣,陳子昂唯一的一次輝煌記錄被柳宗元給解構了,柳宗元為此還專門寫了一篇《駁復仇議》的文章,並被作為定論收入在了唐朝的法律文獻內。
文學成就

作者:佚名
唐代初期詩歌,沿襲六朝餘習,風格綺靡纖弱,陳子昂挺身而出,力圖扭轉這種傾向。陳子昂的詩歌,以其進步、充實的思想內容,質樸、剛健的語言風格,對整個唐代詩歌產生了巨大影響。陳子昂死後,其友人盧藏用為之編次遺文10卷。今存《陳伯玉文集》是經後人重編的。刻本中以明弘治間楊澄校刻楊春本《陳伯玉文集》10卷收輯作品比較多,並附錄《新唐書》本傳等有關材料。《四部叢刊》本即據此本影印。《世界文庫》本,曾據明、清各本作過若干校訂。今人徐鵬校點《陳子昂集》,以《四部叢刊》本為底本,校以《全唐詩》、《全唐文》、《文苑英華》等書,補入詩文10餘篇,成為較完備的本子,後附今人羅庸《陳子昂年譜》。今人彭慶生有《陳子昂詩注》。後附其所編《陳子昂年譜》及“諸家評論”。岑仲勉有《陳子昂及其文集之事蹟》一文(載《輔仁學志》第14卷第一、二合期)。